第二章 長老職分的事奉與職責


讀經:使徒行傳二十章十七至二十節,二十七節,三十一節。

在本篇信息中,我們要交通到長老職分的事。在聖徒當中,沒有人憑自己夠資格盡長老職分。按林後三章五節,使徒保羅說,並不是我們憑自己夠資格,我們之所以夠資格,乃是在於主。所以,所有背負長老職責的弟兄們都該信靠主。他們要忠信盡責,就該花更多時間為著召會,並藉著個別訪問聖徒,更多顧到他們。

行傳二十章是記載保羅對以弗所的長老所說的一段話。這段話是保羅在末次回耶路撒冷的途中,在米利都說的。保羅從米利都打發人請以弗所的長老到他那裡。十七至十九節說,『保羅從米利都打發人往以弗所去,請召會的長老來;他們來到他那裡,他就對他們說,你們知道,自從我到亞西亞第一天以來,與你們在一起始終為人如何,服事(直譯,作奴僕服事)主,凡事謙卑,常常流淚,又因猶太人的謀害,歷經試煉。』

在那個時候,保羅和這些信徒乃是絕對為著神的人;當時還有另一班人,就是猶太人,也聲稱是為著神的。這兩班人是敵對的。猶太人甚至恨惡保羅和他的跟從者,到一個地步,要設謀陷害保羅,破壞他的職事。

保羅是長老的榜樣

保羅是所有長老真正的榜樣。他真是一個榜樣。他自己雖然從未作過長老,但他為他所訓練的長老設立了模範、榜樣。所以,凡他所說到自己的,他都期望所有長老跟隨他的腳蹤,傚法他所作的。首先,保羅說他是作奴僕服事主。長老都要服事主如同奴僕一樣。他們不是被擺在尊貴的地位或階級裡。召會中沒有階級,也沒有地位;只有謙卑和為奴。謙卑之後還有眼淚,不是喜樂歡欣。然後,第三樣是臨到我們身上的試煉,這些試煉乃是來自其他聲稱為著神,甚至設謀破壞我們工作的人。

作奴僕服事

長老不僅該作僕人服事主,更是作奴僕服事,失去權利和各種自由。實際上,被擺在長老職分裡就是被帶進奴役裡。我們都是奴僕服事主。這裡的服事主,不是直接的服事主,乃是間接的,藉著服事祂的子民而服事祂。長老必須拿起奴僕的擔子,服事他們主人的大家庭。我們必須凡事謙卑,舉止、行事、以至為人,都像奴僕一樣。

我們該將『謙卑』一辭,烙印在我們心裡。我們沒有權利誇耀什麼。我們的主人該得一切的榮耀。惟有祂有資格誇耀。我們是命定要謙卑的。謙卑不容易作到,誇耀卻是容易的。要謙卑,甚至被人看為卑微,不是一件快樂的事,乃是滿了眼淚的。

長老若從沒有為所照顧的聖徒流淚,可能並不太好。眼淚該與我們的謙卑並行。我們應當因著環境而謙卑下來,預備好接受從別人來的試煉。

保羅所說的這段話不僅是勸戒的話,也是一種預言或預告。這不僅是囑咐,也是預言。這幾節所描繪的,正是我們今天所處的光景。保羅作奴僕服事主,凡事謙卑,常常流淚,因為那時候有別人與他爭競。那些人甚至設謀破壞他的工作、他的職事和他本人。因此,試煉隨之而來。

長老不該期望舒適安樂,乃要預備好面對苦難和試煉。一面,我們都必須拿起長老職分的負擔,但另一面,我們必須預備好面對各種來自別人而臨到我們身上的試煉。在保羅的時候,試煉來自猶太人,他們並非無神論者,乃是敬拜神,且照他們的看法,是事奉神的人。

在公眾面前並挨家挨戶的牧養和教導

行傳二十章二十節接著說,『凡與你們有益的,我沒有一樣避諱不告訴你們的,或在公眾面前,或挨家挨戶,我都教導你們。』保羅沒有退縮不盡他的職責。凡與聖徒有益的,他沒有一樣避諱不告訴他們的。這裡的告訴,原文意宣告;宣告一件事比僅僅告訴更為要緊、重要。保羅作了忠信的工作,宣告神對祂子民的每一點利益。保羅沒有退縮不盡他的職責。反之,他公開在聚會中,並私下挨家挨戶的教導聖徒。

從現在起,長老該更多到人家中訪問。藉著訪問聖徒的家,長老就可以教導並牧養聖徒。這節裡的教導,其實有牧養的意思。在新約中,教導與牧養是並行的。牧養需要有正確的教導。

我們中間已過的觀念乃是,長老只處理召會事務,決定事情,宣佈事項。但我們要領悟,處理地方召會的事務乃是次要的。

地方召會的行政的確需要事務上的處理。但長老的主要職責首先乃是牧養,就如彼得在他頭一封書信的五章二節所告訴我們的。我們已經指明,牧養需要教導,所以長老也該教導。(提前三2,五17。)長老要教導別人,必須先受教導。他們必須先有學習。

單單訪問聖徒的家,告訴他們要信靠主並相信祂乃是不夠的。長老必須跟聖徒讀一些對他們有益的經節,向他們說明,並用聖言教導他們。這樣,聖徒就會得著造就、建立、加強,並且被建造起來。

牧養不是僅僅釋放一篇信息。釋放信息是不夠的,也不是首要的事。首要的職責乃是到聖徒那裡去,在聖徒家中牧養他們。所以保羅藉著公開並挨家挨戶的教導聖徒,給長老設立了榜樣。挨家挨戶,原文意按著家戶。那裡有家,長老就應當到那裡去。倘若有十個家,長老就該到每個家中訪問每個聖徒。

將近五十年前,我在中國大陸作主的工時,我花許多時間訪人傳福音,帶人得救,並到聖徒家裡去。藉著訪問人的家,就可看到那人環境的真實光景。這樣,長老就能給他們合式的牧養。

雖然我們需要剪草、整潔房子、洗窗、吸塵,但不要花太多時間作這些事。反而我們該省下一些時間去牧養聖徒。我們若到聖徒家裡去牧養他們,諸天之上就會有這事的記錄。

宣告神永遠的經綸

保羅在行傳二十章二十七節繼續說,『因為神的旨意,我並沒有一樣避諱不告訴你們。』這裡的告訴,原文意宣告。保羅不僅教導聖徒,顧到他們的利益,並顧到對他們有益的事;他更向他們宣告神的旨意、神的計劃、並神的經綸。毫無疑問,保羅教導了以弗所人許多關於神新約經綸的事。

同樣的,所有長老都必須學習什麼是神新約的經綸,並向聖徒指明出來。因著認識神永遠的經綸,大多數聖徒就會有堅固的根基,並深深的扎根。今天大多數基督徒只接受膚淺的教訓,受教導要良善、謙卑、愛人、仁慈。今天你在基督教中所能聽到的,就是這種教訓。關於神新約的經綸、神永遠的計劃、以及神為著召會的計劃,這些事在他們中間完全欠缺。因此,我們中間所需要的乃是關於神永遠經綸正確、合乎聖經的神聖啟示。

長老必須學習一切關於神經綸的事,並深入其中。他們這樣作,就會拿起真正的負擔。他們就能告訴聖徒關於神的經綸,藉以安慰灰心的。對灰心的人來說,聽到神的經綸並接受這樣高的呼召,乃是極大的安慰和激勵。我們今天在恢復中所面臨的難處,主要的是由於對神永遠的經綸缺少深入的領會和體認。

人需要有目標;我們要有目標,就需要有高的異象。愛自己國家的人有這樣的異象。這異象加強他們、安慰他們、並激勵他們經過各種反對和攻擊。我們在主的恢復裡,乃是神今天的得勝者,為祂的國爭戰,並為祂的權益作事。但我們中間許多人缺少了對神永遠的經綸高的眼光。

我們一旦看見異象,我們這個人就不一樣了,因為我們有了這樣高的呼召。這會改變我們對人生並日常生活的觀念。因著我們缺少這樣高的眼光,所以我們只顧到自己的家庭生活並日常生活,想到神永遠的權益卻不多。僅僅藉著在聚會中一般的教導來傳輸這樣的異象乃是不夠的。這就如同教授向一大班學生講課。我們需要一些助教,在細節上教導聖徒。

長老職任的負擔和職責若增長到一個地步,叫你不夠時間作屬世的工作,那可能是你放下職業的時候了;為著你的生活,你要信靠主,我確信主會供應你。

監督與牧養

在二十八節,保羅勸戒長老說,『聖靈立你們作全群的監督,你們就當為自己謹慎,也為全群謹慎,牧養神的召會,就是祂用自己的血所買來的。』

表面看是保羅設立他們作長老。實際上,乃是聖靈立他們作監督。這裡保羅不用『長老』一辭,而用『監督』一辭。這兩個同義辭是替換著使用。『長老』是指人,『監督』說出他們的職責。作監督的不該鬆懈或打盹,乃該常常警醒。他必須留意召會的光景,並監督羊群中的每一個。這樣,他就會知道有什麼需要,以及他們該作什麼。

保羅囑咐長老不僅要教導,更要牧養神的召會,就是神用自己的血所買來的。神自己的血,這辭何等寶貝。神看召會是珍寶,在祂眼中是非常寶貝並珍貴的。祂愛召會到一個地步,用祂自己的血將召會買來。

同樣的,長老也該像神那樣愛召會。甚至父母也常常留下最好的東西給他們親愛的兒女。神乃是用祂自己的血。所以我們必須用這種柔細的感覺和情愛來愛召會。

二十九節說,『我知道我離開以後,必有凶暴的豺狼進入你們中間,不愛惜羊群。』愛惜羊群,就是說我們愛羊群,藉著保養顧惜,柔細的照顧他們。然而,豺狼不會這樣照顧召會。相反的,他們會為著自己的利益和滿足犧牲召會。他們乃是尋索獵物的豺狼。

三十節隨著說,『就是你們中間,也必有人起來,說悖謬的話,要勾引門徒跟從他們。』不僅有豺狼從外面進來,更有人從召會裡面起來,說悖謬的話。

歷代以來都有這兩班消極的人物。保羅將一班人比作豺狼,又將另一班人比作悖謬的人,他們要從召會裡面起來,說悖謬的話,目的是勾引門徒跟從他們。保羅的時候有這兩班人,今天他們仍在這裡。

在已過六十七年我們自己的歷史中,在中國大陸、台灣和美國都有這兩班人。羅馬十六章十七節告訴我們,要留意那些造成分立和絆跌之事的人。

保羅這話不僅是勸戒的話,更是預言,告訴我們將會發生的事。過了很短的時間,這話就應驗在以弗所了。(提後一15。)

晝夜流淚的勸戒

末了,三十一節說,『所以你們應當警醒,記念我三年之久,晝夜不住的流淚勸戒你們各人。』保羅不僅去到他們家裡,更晝夜流淚勸戒各人。我們中間的長老必須拿起負擔,晝夜作這事。他們該去到聖徒家裡,流淚勸戒各人。

流淚勸戒人不是那麼容易。起初聖徒可能不聽你。有人可能聽了卻不接受你的話。這樣,你的話就不會十分有效。很多時候,一滴眼淚所作的,可能遠勝千言萬語。對姊妹們特別是這樣。有時候,責備和勸勉可能比不上流淚。

保羅是個感情豐富的人。行傳二十章兩次題到流淚。在十九節,保羅服事主的時候乃是謙卑的,常常流淚,且歷經試煉。在三十一節他又花了三年時間,晝夜流淚勸戒各人。這種勸戒乃是長老必要的職責。